名詞釋義

西藏千途旅游

您當前的位置:2019国庆节放假安排 > 名詞釋義 > 宗教名詞 > 大乘佛教

大乘佛教

2015-2-1 16:41|查看:1771|評論:0|字體: 繁體

大乘(梵文:महायान,mahāyāna),亦稱“大乘教”,梵文音譯“摩訶衍那”、“摩訶衍”等,佛教兩大教派傳統(在某些分類中,則列出三大傳統)之一,大乘佛教信徒稱他們之外的佛教宗派為小乘。在某些傳統中,金剛乘被認為是大乘佛教之下的一個分支,但也有將金剛乘與大乘、小乘并列,成為第三大傳統的看法。

大乘佛教,立聲聞、緣覺和菩薩乘的三乘教法,稱其中菩薩乘(或佛乘)為大乘教法。大乘佛教的主要傳承者是北傳佛教,其中的漢傳佛教流傳于中國大陸、港澳地區、臺灣、日本、朝鮮半島、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等地。晚期大乘佛教則傳入西藏和蒙古等地,成為藏傳佛教中的主要元素。

詞語釋義

犍陀羅國公元1-3世紀諸天與菩薩浮雕

犍陀羅國公元1-3世紀諸天與菩薩浮雕

大乘是梵文Mahāyāna的直譯。Mahā是大、偉大的意思,Yāna則是乘,可指車輛、船舶等一切交通運載工具,在這里是對教法的習慣稱呼,大乘的意譯就是大教法。梵文音譯有“摩訶衍那”、“摩訶衍”等。大乘佛教亦稱“大乘教”,略稱“大乘”。大乘的“乘”字在現代漢語中發成長的“成”,漢語拼音是chéng,舊時和目前臺灣亦讀作勝利的“勝”,漢語拼音是shèng。

大乘佛教認為,大小乘教法的區分,主要在于自利與利他的不同;能夠自利利他,圓滿成佛的教法為大乘;而只求自利,斷除自身煩惱的教法,則稱小乘。在《法華經》譬喻品中,將聲聞之道譬喻為“羊車”;將修菩薩道者,稱為“大乘”,因其度眾生多,以大“牛車”喻之。又如《大方等大集經》稱“其乘廣大故名大乘”,大乘佛教以“普渡眾生”成佛為目地。

學者Jan Nattier指出,術語“大乘”是菩薩道的同義詞,在某些最早的大乘佛經比如漢靈帝末年譯《法鏡經》中,其含義與部派佛教對菩薩道的解釋沒有本質區別。與菩薩道之“大乘”相對,聲聞弟子的解脫道則是“小乘”,這個稱謂在最早期的大乘佛經中相較很少出現。沒有佛教僧團自稱“小乘”,當大乘教團將“大乘”作為自身的專屬教派稱謂,而將其他部派稱為“小乘”時,也隱含對于這些傳統佛教教團的不滿與輕視之意。

以“大乘”來稱呼菩薩道,在漢譯的《阿含經》中就已經出現,如:

《雜阿含經·769經》:“阿難,我正法律乘、天乘、婆羅門乘、大乘,能調伏煩惱軍者?!?/p>

《長阿含經·第2經》:“佛為海船師,法橋渡河津,大乘道之輿,一切渡天人?!?/p>

《增一阿含經》“序品”中有:“方等大乘義玄邃,及諸契經為雜藏?!薄八囊舛掀貳敝杏校骸?a href="//www.albct.icu/article-15829-1.html" target="_blank">如來有四不可思議事,非小乘所能知?!?/p>

南傳《相應部》、《長部》和《增支部》等中沒有“大乘”、“小乘”之詞?!棟⒑分脅捎謾按蟪恕幣淮世幢澩鋃苑鴟ǖ淖鴣?,有學者認為,其含義與后世常見的解釋不盡相同。漢譯佛經的時期,在印度已經是大小乘佛教并立,漢傳佛教初起時,大乘佛教在中國就已經取得有利地位。根據與南傳《巴利經藏》的比較結果,學者如印順等人認為,漢譯《阿含經》中的“大乘”一詞,有可能是在翻譯時才加入。

學者Seishi Karashima提出,在早期的犍陀羅語版本的《法華經》中,這個術語最早出現形式是俗語詞mahājāna即雅語的mahājñāna(大智)。在后來轉寫為雅語時才變為mahāyāna(大乘)。

學術定年

大乘佛教宣稱其起源于釋迦牟尼時代,經典由釋迦牟尼本人完整傳出,早于部派佛教各派,如《文殊師利問經》宣稱,上座部與大眾部皆是從大乘佛教中分支出來。但在考古及文獻證據上,這個說法的支持度不足,雖然大乘佛教的核心教義有可能溯源到原始佛教時期,但是其經典及教義體系,學者一般相信是隨著時代及地區演進發展出來的。

盡管從文本批評等學術方法來看,大乘經的集成與出現年代較晚,但是大乘佛教的思想的根源,有可能追溯到更早之前,只是在最早的文獻中并沒有將這些思想標志出大乘佛教的名稱。近代以來的研究表明,不同程度和數量的大乘教法,都可以在古印度各個部派佛教記載中找到類似記錄,例如公認為最早期佛經之一的《犀牛角經》當中,就存在一些與大乘思想一致的段落。大乘佛教起初沒有另立僧團,而是接受傳統部派佛教的戒律,在部派佛教之中發展。其教理學說與部派佛教,如大眾部系、說一切有部、分別說部及經量部都有著很深的關系,甚至在古代印度的上座部中有部派被稱為大乘上座部。大乘佛教在部派佛教之中發展,兩者之間有緊密互動,使得兩者之間的差異難以簡單的從文獻研究中了解。一部份學者如水野弘元及印順等人,主張大乘佛教的般若及空性思想,比后期部派佛教的詮釋,更貼近于原始佛教的最初概念。

在佛教研究中,對于大乘佛教出現的確定年代,一直存在爭議。主要原因在于,印度早期歷史研究的史料十分匱乏,對于佛教的早期發展的記載更是缺乏。其次,各部派佛教的文獻本身也留存的很少,除了南傳上座部之外的各部派三藏,都沒有被完整留下來,特別是大眾部系,主要的三藏經典都散失了,只留下片斷。這使得學者對于佛教的早期發展,所知并不明確??梢雜美純賈ご蟪朔鸞淘縉誒返奈南?,主要為大乘佛經本身。因為這類文獻主要是為了信仰而寫作,又充滿了信愿、傳說,很少明確寫出可信的集出時間、地點與人物,難以分辦何者為史實,何者是虛構,學者在信仰與求真之間進行研究,更添困難。在客觀證據不足的情況下,以《本生經》體現的波羅密,還是以《般若經》中的自性空或《法華經》中的三車譬喻,作為大乘教法的標志,不同觀念下解讀出的大乘佛教起始時間就有著巨大的差異。

現代佛教研究,一般根據漢譯佛典的年代,來推估出大乘佛經集成的年代,再根據大乘佛經出現的年代,來推估出大乘佛教的發展狀況。有一些學者根據大乘思想與大乘經相伴而來的假設,認為大乘佛教約在公元1世紀時開始在印度流行,約在貴霜帝國時代。一般認為,在2世紀至3世紀間,即中國后漢至南北朝時代漢傳佛教出現之時,大乘佛教已經在印度正式確立。對大乘佛教本身,其教義發展又可以做出不同的斷代。

傳統漢傳佛學,根據《解深密經》的三時教說,將佛教發展分為三期,第一期為阿含聲聞佛教,屬小乘,大乘則分為二期,前期為空宗,后期為有宗。若加上顯宗與密宗分立,大乘則可分為三期。

現代佛教研究中,根據文獻比較,通常也將大乘佛教分為初期及后期兩個階段,初期有許多流派,但以空性為共同主題;后期經典則提出阿賴耶識與如來藏等學說。另一種分類法,則是在后期佛教中又區分出秘密大乘佛教,形成三期分類。一般來說,佛教研究學界,以龍樹著作為分界,作為大乘佛教的前期與后期的區分:在龍樹著作,如《大智度論》與《十住毗婆沙論》等書中引用的大乘佛經為前期大乘,而龍樹著作中未引用的大乘佛經,則稱為后期大乘。其分界點約在3世紀。

雜密之后的真言密教等經典,宣稱起源自大日如來等在諸天界等地所說之法。有關的學術問題在密宗或金剛乘主題中研討。

歷史沿革

印度佛教前期

阿旃陀石窟壁畫中的蓮花手菩薩

阿旃陀石窟壁畫中的蓮花手菩薩

大乘經如《法華經》中,記載了佛在世時講大乘法會,一些聲聞無法理解信受甚至中途退出。漢傳還記載有印度傳說稱,佛滅后眾弟子在王舍城外靈鷲山七葉窟結集界內外會誦經典,界內講堂中進行的結集,名上座部結集,在二十余里外進行的界外結集,名大眾部結集,原意指此派僧人眾多,后來有人將其引申為能運載無量眾生到達菩提涅磐之彼岸,成就佛果。

佛教部派分裂最初起源于佛陀涅槃一百年之后,因“十事非法”之爭,形成印度東部僧團與西部僧團間的嚴重分歧,但未決裂。后于阿育王時期,因“大天五事”,徹底公開決裂為大眾部與上座部,史稱根本分裂。此后佛教在三百多年間一再分立出各種流派,如南傳分派的十八部,北傳分派的小乘二十部,并在五天竺境內外流傳開來。

在被譽為印度古代最偉大君王的阿育王所處的前3世紀時代,佛教迅速發展,九批比丘被派往周圍各地弘法,推動佛法傳播的同時,也導致了各個部派的進一步形成。大乘教法在阿育王時代就已有所流行并與小乘教法開始分化。近代出土的阿育王石刻文等中,也顯示出大乘信仰與理念。如強調慈悲與平等,提倡不食肉主義,戒殺放生,慈善環保,強調慈航普度的菩薩行思想,強調不分貴賤、種族、國家的眾生平等。

佛在古印度傳播佛教教義,其很重要的一個思想是眾生平等,慈悲普度的理念,以反對婆羅門教野蠻的種姓隔離的等級制度。而眾生平等慈航普度的教義,集中體現在大乘教義及菩薩行思想里。阿育王本人,其歸依佛教后的半生,信仰與行動都顯示出一個堅定大乘菩薩道行者的風范。不過,可能限于當時社會環境等原因,根深蒂固的婆羅門教等級思想環境的影響下,顯得超前高尚及精深的大乘佛法,當時顯然不如小乘佛法易被接受與推行。太虛法師認為此階段屬大隱小顯時期。

越來越多的事實表明,大小乘的分化與部派的分裂完全是兩件事。部派分裂的根本原因是阿育王派高僧前往各地傳播,不同地區的社會人文傳統及人的根性的不同導致。其次,開始時對戒律的認識上的細小差別也是原因之一。事實上古印度很多的部派都是大小乘兼修的,尤其那些大乘部派,他們并不一定對自己派別大小乘教法進行限制,其下屬可以修行大、小乘任何一種教法的,但他們必須遵守本部派的傳統戒律。

阿育王后,上座部分出一支在西印度形成法藏部并流入中亞,法藏部傳為目犍連子帝須之大弟子曇無得所領導,曇無得為阿育王派往印度西北地區弘法的高僧。該部以傳承含有菩薩藏與咒藏的五藏而聞名。有一支形成了化地部,另一支飲光部有大部分同法藏部類似的思想。以西北印度為根據地,主要活動于迦濕彌羅和犍陀羅的上座部,形成了說一切有部,其宗師迦多衍尼子著《發智論》提出了“異生修道”的劃時代理論創新。大約同時代,大眾部在南印度形成了制多山部及西山住部等,即南傳佛教所稱的案達羅派。

上座部的另一支分別說部,經南印度而渡海進入僧伽羅國,其又稱赤銅鍱洲,故斯里蘭卡的部派又稱赤銅鍱部,后來經過分化形成了包容大乘佛教的無畏山寺上座部和堅持固有傳統的大寺上座部,無畏山派一度是斯里蘭卡佛教中心。大約公元3世紀末時,大寺派指責住在無畏山寺的說大空部為非佛說,并最終借助王權力量將其徹底消滅。玄奘三藏在7世紀上半葉考察印度時,除僧伽羅國無畏山寺外,在印度佛教核心區域的摩揭陀國等四國,也有并學大乘教法的上座部伽藍,玄奘三藏稱其為修學大乘上座部法。大寺派傳往東南亞形成今天的南傳佛教。

在中西部印度發展的上座部形成犢子部,因對《發智論》中一頌的釋義不同,而分裂為法上、賢胄、密林山和正量四部,以后正量部則成為犢子部的正宗代表。迦濕彌羅國的說一切有部在貴霜帝國迦膩色伽一世時著《大毗婆沙論》達到鼎盛,其中提出了“佛種性”和順解脫分理論。說一切有部中的譬喻師,不滿《大毗婆沙論》中對其進行的全面批判,而分立為經量部,它的活動范圍似乎未超出西北印度。

在貴霜帝國時期,大乘佛教逐漸興起,卻不能說之前的就都是小乘佛教,如作為部派佛教理論權威的說一切有部,在傳說為其四大論師之一世友尊者所著的《異部宗輪論》等中,都有清晰記載。

印度佛教中期

貴霜帝國時期的佛陀及協侍菩薩雕像

貴霜帝國時期的佛陀及協侍菩薩雕像

隨著公元前后印度社會文化程度的提高,書面經典的大量出現,客觀上為大乘教法的推廣與普及奠定了社會文化基礎。大乘佛教的經典甚多,漢傳分成五類,分別為般若門、華嚴門、方等門、法華門、涅槃門,稱五大部?!?a href="//www.albct.icu/article-15871-1.html" target="_blank">大般若經》、《華嚴經》、《大方等大集經》、《大寶積經》、《法華經》、《大般涅槃經》等經典。

此時,印度馬鳴、龍樹等大乘菩薩紛紛出世。馬鳴寫了很多論著如《佛所行贊》等,大乘佛教興盛超過小乘成為了印度佛教的主流。龍樹著《中論》、《大智度論》、《十二門論》、《十住毗婆沙論》等,有弟子提婆著《百論》,大乘佛教更興,建立了般若中觀學派。

其后又有印度僧人無著、世親,依據《瑜伽師地論》創立“唯識論”,形成瑜伽行唯識學派,后有陳那、安慧、護法等十大論師及無性、法稱、月官等碩學,盛極一時。中觀學派則有清辨及佛護、月稱等,起而復興。中觀論和唯識論被認為是大乘佛學的兩個主要理論基礎,唐義凈法師《南海寄歸內法傳》說:“所云大乘無過二種:一則中觀,二乃瑜伽。中觀則俗有真空體虛如幻,瑜伽則外無內有事皆唯識?!痹謨《饒戲?,則有如來藏思想盛行,形成如來藏學派,后與唯識學派合流。

印度佛教晚期

《理趣經》金剛薩埵五秘密法

《理趣經》金剛薩埵五秘密法

佛教經論中對密意契經最早引述見于說一切有部《發智論》,無著《集論》認為需要對其進行秘密抉擇。在笈多王朝時期,大乘佛教在吸收婆羅門教和當時新興的怛特羅密教咒語、手印、宗教儀規和瑜伽術身體訓練方法的基礎上,創造了一套極富神秘主義色彩的宗教實踐方式,就是密宗,在波羅王朝時達到極盛。它采取師徒秘密傳授制度,要得到上師的入壇灌頂,受法修行直至最終成為有傳法資格的阿阇梨。唐朝時期由善無畏、金剛智和不空三藏將胎藏界和金剛界密法傳入中國稱為唐密,它可分成三個部分,就是雜部,純部,瑜伽部。相對于密乘,日本弘法大師空海,把密教和大乘佛教的理論部分稱之為“顯乘”。最后產生的“無上瑜伽密教”于西藏佛教前弘期傳入其中。

在北宋譯《佛說秘密相經》中,甚至提到蓮華與金剛杵相合:“是故,于彼清凈蓮華之中,而金剛杵住于其上,乃入彼中,發起金剛真實持誦,然后金剛及彼蓮華,二事相擊,成就二種清凈乳相,一謂金剛乳相,二謂蓮華乳相?!閉饈橋?、男根的暗示用詞,但東密觀想是真的用這兩樣法器結合,并非是性器官;臺密和藏密的觀想是想蓮花化成以為美妙天女跟自己交合,這稱為秘密大乘佛教,或稱“金剛乘”或者“密乘”。由于密教和婆羅門改良后的印度教界限的混同,甚至流行主要崇拜佛菩薩的化身護法神,即婆羅門與印度諸神,不再把佛菩薩作為主尊,便注定了佛教在印度可有可無的命運。

向外傳播

印度尼西亞東爪哇的般若佛母像

印度尼西亞東爪哇的般若佛母像

大乘佛教在興起以后很快向外傳播,一度成為中亞地區的主要宗教,即所謂的北傳佛教。北傳佛教主要由北方經絲綢之路向中亞、中國、朝鮮半島以及日本等國傳播的佛教流傳稱為北傳佛教,形成北傳佛教,其經典多以梵文為主、少數為中亞文字和中文。

公元前后的古印度,正是口頌佛經書面化的時代。幾乎同時代中國開始的佛典翻譯事業,是以皇室官方組織,嚴謹制度下的書面系統翻譯。隨著漢明帝打開官方迎請佛教的大門,隨后數百年間,天竺西域與中原兩地傳經、取經之高僧絡繹不絕,鳩摩羅什、法顯、真諦等,都是通宗通教,具足神通的證果圣者。到了唐朝的玄奘法師遍參天竺數十國取經,并在大小乘各派均取得最高成就圓滿歸唐后,著《成唯識論》,印度佛教各派主要經典之后都漸翻譯到了漢地。此時的東土漢傳佛教,各大宗派紛紛成熟,高僧輩出,更有菩提達摩教外別傳至六祖惠能著《壇經》,從教理研釋證悟到民間百姓的廣泛傳弘,大乘佛教在中國的輝煌實踐與隋唐盛世交相輝映。世界佛教的中心也漸轉移到了中國,并進而傳播影響到朝鮮半島、日本、越南、及我國的西藏等地。而印度佛教此后則日趨沒落而消亡了。目前,中國翻譯收集的佛教典藏是最全面、系統和完整的。

另一個方向上,晚些時候,大乘佛教則傳入尼泊爾、西藏境內,和當地的苯教信仰相結合,形成了顯密并重的藏傳佛教。西藏的佛教始于松贊干布時期由毗俱底公主自尼泊爾和唐朝文成公主自中國傳入。在赤松德贊時期,印度佛教僧侶寂護將隨瑜伽行自續派傳入西藏,并請蓮花生大士來到西藏,制服了本地原始苯教,逐漸建立了密教的基礎。后在朗達瑪滅佛破壞后重新振興,并逐漸形成了寧瑪派、薩迦派、噶舉派、噶當派、格魯派、覺囊派等各派的傳承。在宗喀巴大師創格魯派,成為藏傳佛教的主流后,在西藏出現了政教合一的特殊局面。13世紀,開始流傳于蒙古地區,至今,蒙古族、土族、裕固族等民族,仍多信奉藏傳佛教。藏傳佛教屬于大乘佛教,顯密宗雙修。近現代,藏傳佛教逐漸流傳到世界各地。

經典

11世紀蘭札文梵語《八千頌般若經》貝葉

11世紀蘭札文梵語《八千頌般若經》貝葉。

主要經典舉例如下:

《方廣大莊嚴經》、《普曜經》、《大般若經》、《大方廣佛華嚴經》、《妙法蓮華經》、《維摩詰所說經》、《大般涅槃經》、《勝鬘經》、《楞伽經》、《無量壽經》、《佛說阿彌陀經》、《大日經》、《金剛頂經》、《楞嚴經》、《圓覺經》,《大智度論》、《中論》、《瑜伽師地論》、《大乘莊嚴經論》、《攝大乘論》、《唯識三十論》、《大乘起信論》、《壇經》、《密宗道次第廣論》等。

信仰特點

救苦救難的大乘菩薩,擁有許多只手和器具,代表無限的決心和能力

救苦救難的大乘菩薩,擁有許多只手和器具,代表無限的決心和能力。

從基本信仰上來講,大乘佛教三世十方每個世界都有一佛教化,但在本娑婆世界內,這個階段只有釋迦牟尼一尊佛為教主。大乘佛教并不認為在我們這個世界這個階段會有兩尊佛。至于肉眼所見的釋迦牟尼佛也非佛的實相。我們所認識的這個世界曾在人間的釋迦牟尼佛只是應化之身,是向世人揭示證悟之道的一個“模范”。釋迦牟尼佛來人間誕生,示現成道,度化世人只要按照釋迦牟尼佛的教誨去修證,就能夠達到佛果。

在修證上來說大乘佛教視只求自身了生死、脫輪回、離煩惱的小乘教徒為“自了漢”,認為這只是最粗淺的認識;大乘教徒認為要想成就佛果的話,不但要有自度的決心,更要有度人的決心。大乘佛教認為修行的過程必須是一方面通過思辨、禪修來實證此金剛性如來藏空性心、實相心,并獲取無上實相智慧;一方面以利樂眾生的慈悲心,行種種六度波羅蜜之助人、度人的善行,也就是所謂的“悲智雙運”。只有這樣才能證得最后的無上果位,成為佛。

菩薩是大乘佛教的楷模,其基本前提是發菩提心,立誓愿要為眾生利益不入涅槃。佛的三身學說是大乘學說的主要論題。三身為法身、報身、化身?;碇阜鶩游韌閻諫?,隨應顯化之身;報身指佛陀修行所得能享法樂并給十地菩薩示現功德之身;法身即是作本體之自性身。許多大乘經典都說佛有無量之多,但一致承認其本質為同一的法身。大乘有很多菩薩。

在理論上來說,大乘佛教也否認部分小乘部派的“我無法有”的觀點,而認為“我法皆無”。也就是說,佛法本身也是不具自性的緣合物,法的本性也是空的,但佛在般若諸經中處處宣講有能生萬法的實相心,祂雖是無形無色,雖是空性但確實有,以祂能生萬法且永不斷滅故,故佛陀在《金剛般若波羅密經》第二十七品曾開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于法不說斷滅相?!?/p>

大乘佛教修法

位階與時程

大乘行者除了修學小乘解脫道之斷除我見、三縛結等,還得致力于消除性障、護持佛法、以修集佛道上所須廣大福德資糧;大乘法始由修六度波羅蜜萬行之熏習與廣行,復由四加行之斷除我見、我執,雙證能取、所取空 , 于信力、定力、慧力、無慢及福德、正見具足時,一念慧相應,“開悟明心”證得諸法實相心為入道初階,發起法界實相之般若慧,進入“內門修六度萬行”的見道位而不退轉時,即進入十住位菩薩。

悟后發起大悲心,受生愿、大菩提愿,自度度他,并次第精勤進修般若慧與修集福德,漸次達于十住位的,再歷經十行、十回向位而入初地、二地、三地……地地增上,乃至于等覺、妙覺位, 盡斷“我見”與“我執”的現行與無始無明上煩惱隨眠、煩惱障習氣種子隨眠;先漸次修除阿賴耶識性而成異熟識、再斷異熟識性而成純善性之無垢識,證得四種涅槃、獲得四智圓明,成就佛地境界。

大乘須經三大阿僧祇劫的修集無量福德與智慧,方能圓成一切種智,理事圓融,證得無上正等正覺的究竟果位。

科目

四弘誓愿

一個學佛修行的人,如果既想自利又想利他,既要自度又要度他,那么這就是一個修大乘的菩薩行者,大乘修行者都要發四弘誓愿:“眾生無邊誓愿度,煩惱無盡誓愿斷,法門無量誓愿學,佛道無上誓愿成?!?/p>

四無量心

立志度眾的大乘菩薩,要培養四無量心:“慈無量心、悲無量心、喜無量心、舍無量心?!貝燃窗ぶ諫?,給以歡樂;悲即憐憫眾生,救拔苦難;喜即喜眾生之所安,樂眾生之所樂;舍即苦樂等觀,無有戀著。

六度四攝

大乘菩薩行者,為了方便度化眾生,所以要修“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

布施度:包括財布施、法布施、和無畏布施。財包括金錢和財物之外財及體力和血肉等內財;法包括知識、技能等世間法及佛菩薩的出世間法;無畏就是解除眾生的苦惱、悲傷、驚恐和痛苦。

持戒度:就是保持身、口、意不犯錯誤、清凈無染。佛教的戒律有五戒、八戒、居士戒、沙彌戒、比丘戒、菩薩戒等。

忍辱度:包括安受苦忍,忍受饑渴、冷熱等自然苦;耐怨害忍,忍受打罵、毀辱、毒害等人為苦;諦察法忍,住于善法中,不生疑惑、動搖、執著、貪愛等感情。

精進度:包括披甲精進,不畏艱難、苦行;攝善精進,勤修善法不知疲倦;利樂精進,利樂度化、毫不懈怠。

禪定度:分四禪八定,色界四禪與無色界四禪。

智慧度:包括世間及出世間等各種智慧。

此外還要修行四攝法:布施、愛語、利行和同事。接近攝取眾生,爭取他們的信任,幫助他們解決實際困難,以溫和悅耳的語言與他們交流,做一切對眾生有益的事情,與他們和睦相處,作他們的表率,同他們一切修行。六度四攝為一切菩薩行者所必修。

微信掃一掃
微信掃一掃
北風的微信
支付寶掃一掃


本詞條來源于互聯網
敏感內容反?。[email protected]
分享到:

西藏千途旅游

專注藏地旅游;江河為墨,大地為紙,跟隨千途行遠方,見世界!

公益畫報

紀錄片

紀錄片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隱私政策 | 加入我們 | 網站基金 | 2019国庆节放假安排
行者物語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7006603號-1

回頂部 七乐彩中奖查询 福建时时11选5技巧 北京pk10稳赚心得技巧 分分彩下载 棋牌现金二八杠官网 广东时时是真的吗 双色球100期开门彩走势图表 重庆欢乐生肖玩法技巧 大乐透玩法中奖规则表 二八杠棋牌玩法 赛车1期回血精准计划免费 聚合计划 时时彩总和大小怎么分 微信一个骰子赌博游戏规则 抢庄牌九官方网站欢迎您 七星彩手机版杳看开七星彩